首页  »  武侠情色  »  [为奴为夫为魔王](10)[作者:青楼小七]
[为奴为夫为魔王](10)[作者:青楼小七]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74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一行骁骑赶到暗提山之后,整个扫荡过程摧枯拉朽,虽然兽人相比人类更加 身强力大,可是和精英骑士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尤其阿易的小队里包括蕾娅和副 队长在内足足有七名奥金级骑士,应付这些普通兽人简直轻而易举,顷刻之间, 兽人的尸体已经倒了满山。
 
  可是杀上山顶,冲进兽人匪徒的营地之后,有几名身形异常魁梧的兽人上来 迎战,一下就挡住了骑士们的攻势,有几个骑士还受了伤,他们不像普通兽人那 样只会蛮力拼杀,相反,战斗技巧相当娴熟,似乎是这伙兽人的头领,蕾娅和副 队长领着几个奥金级的骑士站了出来,开始和他们激斗,阿易则带着其他骑士清 剿那些杂兵,他初次实战,几乎每一剑都能带走一个兽人的性命,俨然死神降世。 
  很快,老巢里的兽人已经被杀了个精光,而蕾娅那边的战局却还有些胶着, 秘银级骑士连那些兽人头领的一锤子都接不下来,根本无法插手,只能干着急, 阿易却没有这个顾虑,他一个闪身就加入了战局,瞅准一个头领,趁他和副队长 激战的一瞬之间,绕后砍断了他的脖子,形势瞬间逆转,没过多久,那些兽人头 领就被一一击杀,随着最后一个兽人倒下,众人纷纷举剑欢呼,取出酒瓶痛饮, 庆祝这次大获全胜,而蕾娅看向阿易的目光,也不自觉地流露出几分赞许。 
  可是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一个白色身影就像一道闪电一样从一个帐篷中窜 了出来,一瞬之间就闪到正在大笑的副队长身前,只见副队长的胸甲一下就被划 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副队长的哀嚎让众人瞬间清醒过来,蕾娜速度最快,先把副队长拖了回来, 众人将他护在身后,早有人从空间袋中取出伤药替他抹上,好在有甲胄阻挡,只 是伤到骨肉,没有伤及内脏,可是众人还是如临大敌,纷纷下了坐骑,此时还在 坐骑上根本防备不了那么快的攻击,所有人握紧武器,惶惶不安地望着不远处的 那道白影。
 
  细看之下,那竟然是个通体苍白无比的怪物,他提着一把五尺多长的大剑, 似人非人,长着兽类的眼睛和耳朵,可也不像兽人,他的身材很是纤瘦,丝毫没 有兽人的魁梧粗陋。
 
  「半兽人?这伙匪徒里面有半兽人?」蓝葵惊讶地道。
 
  阿易一听,连忙在心中询问究竟,刚刚他连那家伙的动作都没看清,副队长 遭了一击还差点儿丧命,此时他也有些心惊胆战,握剑的手都有些发抖。
 
  「兽人强行和人类交媾,生育后代的机会非常渺小,可是一旦生下后代,往 往都会是最为出色的强大战士,战斗天赋极高,被称为半兽人,想不到这伙匪徒 里竟然有个半兽人,这下不好对付了,阿易,待会儿要是有危险,你让我控制你 的身体,我保你逃命没有问题。」蓝葵沉声道。
 
  阿易还来不及说什么,蕾娅先发话了,她紧握长剑,面色凝重,回身对众人 道:「都退后,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阿易,你过来。」
 
  阿易听了,亦步亦趋地走了过去,双眼紧盯着那个半兽人,却听蕾娅低声道: 「这里只有你的实力和我相差不多,待会儿我们一起尝试进攻,如果还是不能击 败他,我来拖住他,你带着其他人赶紧逃,记住了么?」
 
  阿易一愣,正准备反驳,却见那个半兽人竟然缓缓开口了:「人类,为什么 要杀我的族人?」
 
  蕾娅高声道:「你们侵犯入境,还劫掠村落,杀害无辜民众,我们当然要剿 灭你们!」
 
  那半兽人闻言,竟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随即愤怒道:「侵犯入 境?你们侵占了我族多少土地?洗劫了我们多少粮食和牲畜,难道就不许我们兽 人族回击一下么?笑话!」话音未落,他已经再次化作一道白影,朝蕾娅和阿易 袭来。
 
  两人反应不及,只能本能地用剑格挡,好不容易挡住攻击,却被震得后退好 几步才稳住身形,蕾娅感受到了这恐怖的力量与速度,急忙对阿易道:「不行, 我俩绝对不是对手,你赶紧带着他们逃!」
 
  阿易摇了摇头,举剑冲了上去,蕾娅一见,又急又恼,连忙跟着一起进攻, 可是半兽人的攻势更为凌厉迅猛,转眼间,阿易和蕾娅身上各自都添了几道伤口, 蕾娅一直在催促着阿易赶紧离开,可是阿易根本不愿意抛下她逃命,他还想继续 坚持,寻找胜机,蓝葵也不好阻拦他,只能随时准备控制他的身躯逃命。
 
  蕾娅见阿易不听,只好转而对着身后众人大吼,让他们赶紧逃命,可也没一 个骑士想要苟活,由那五个奥金级骑士领头,一齐冲了上来,打算以人海战术包 围击败强敌。
 
  眼见他们冲了上来,蕾娅更是急得不知所措,她知道,他们过来也只是送死 而已,那个怪物速度惊人,转眼间就能取人性命,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别提什 么包围合击了,可就在此时,阿易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自己和蕾娅的对 决。
 
  一个想法骤然冒出,蓝葵却立刻出言阻止,可是还没等阿易行动,半兽人已 经化作一道白影朝蕾娅袭去,蕾娅正在回头呼喊让众人后退,反应过来的时候, 那把大剑已经近在眼前,根本来不及躲闪。
 
  正当她惊得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阿易不知何时已经挡在她的面前,半兽人 的那把大剑瞬间刺入,直透阿易的躯体而出,停在蕾娅面前四五寸的地方,蕾娅 甚至能看清剑尖的血珠,她已经完全呆滞了……那半兽人一击得手,正准备抽出 大剑,却被阿易用左手紧紧握住了剑刃,一时间竟无法抽出,而此时阿易只觉得 整个上身痛的快要丧失意识了,右半边身子都麻木了,握着破晓剑的右手完全抬 不起来。
 
  「白痴白痴白痴白痴!你不要命了!」蓝葵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然后立刻 掌控阿易的躯体,快如疾风地挥出一剑,砍下了半兽人的头颅。
 
  见那怪物头颅落地,轰然倒下,众人都先是愣了片刻,随即爆发出一阵震天 的欢呼声,可也没丧失理智,全都围拢过来,各自拿出最好的止血草药、绷带、 续命药剂、治愈合剂等等等等,蕾娅先是失神不已,随后便飞快地上前扶住了阿 易,几个有经验的年长骑士在一旁迅速准备好了绷带,挑选出了有效的药品,还 拿过几瓶治愈合剂要先给阿易服下,蕾娅见了便统统接过,亲自喂给阿易,可她 手忙脚乱地反而洒了不少到阿易脸上,急得她都快哭了,两个骑士连忙把她扶到 一边,蕾娅第一次深深懊悔自己的无能,一边暗自垂泪一边紧张地向人堆里张望, 看着那几个老骑士小心翼翼地拔出那把大剑,当即血流如注,费了半天劲才把血 止住,随后又是一番包扎喂药,处理了快一个时辰,阿易才呼吸平稳,只是还是 昏迷不醒。
 
  蕾娅见处理完了,连忙凑了过来,看着面色苍白浑身是血的阿易,只觉心里 像刀绞一样,急切地向周围的人询问情况,一个满头大汗的骑士对她愁眉苦脸道: 「情况很不好啊,他的右肺被刺穿了,我们也只能帮他止住血,这么重的伤,医 者也难以救治,他…他恐怕活不过今晚了……」
 
  蕾娅一听,顿时如遭雷击,两行清泪不自觉地涌了出来,黯然失神地坐在阿 易身旁,看着他那张还有些稚气的清秀面庞,低头不语……众人休整一番后,从 寨子里发现了一群衣衫不整、精神错乱的女人,老少都有,兽人劫掠村落之后, 杀光了她们的家人,把她们抓了回来作为性奴,她们每个人都已经被兽人轮流蹂 躏过,大多数都经受不住这样的恐惧而被吓得疯癫了,不少人下体还被干得出血 撕裂,身上到处都是兽人蹂躏后的淤青,骑士们见了,不禁嗟叹惋惜,纷纷取出 各自的衣物给她们换上,然后副队长提议,留下一些人照顾重伤的阿易和这些不 能骑马的妇女,其余人火速赶回郡城,先请来医者抢救阿易,同时驾来一些牛车, 载着阿易和这些女人返回郡城。
 
  这个提议迅速通过,蕾娅主动要求留下照顾阿易,副队长因为有伤也留了下 来,再加上两个奥金级骑士七个秘银级骑士留守,分配完毕之后,其余人一刻也 不耽搁,当即绝尘而去。
 
  此时的阿易,却是昏昏沉沉,仿佛置身于一个灰白色的世界,正当他神智涣 散时,一个熟悉而又好听的声音再度响起:「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我不是和 你说过不许那么犯险么?你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蓝葵威严十足地训斥着,那 张美得令人窒息的面庞此时正带着几分怒气,反而显得更加可爱了,看得阿易一 愣一愣地。
 
  「真好看…咦…主人?我…我怎么能看到你?」阿易瞬间清醒,一下坐了起 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也变成了主人那样有些虚浮的半透明状。
 
  正疑惑间,蓝葵再次愤愤道:「别瞎想,你受伤太重,现在肉体苏醒不过来, 我只是让你意识清醒,好让你听我教训,我附在你脑海里,你当然能看到我的灵 体,哼!」
 
  阿易松了口气,随即耷拉着脑袋委屈认错道:「对…对不起,主人,我不是 …不是不听你的话,只是…只是当时…当时蕾娅差点就被杀了,我一时着急,才 冲过去挡剑的……」
 
  蓝葵越发怒气冲冲,指着阿易严厉道:「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我是你的 主人,你的身体、你的性命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这么乱来,要不是 你沐浴过龙血,刚才那一剑早就把你的小命取走了,你要是死了,那我…我……」 说到这里,蓝葵突然语塞,似乎自觉失言,好半天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阿易听了主人这番霸道得不容置疑的教训,心里却萌发了一阵欣喜,他从主 人的话语中听出了浓浓的关切,简直都有些受宠若惊了,他失神地问道:「主人 …阿易…阿易如果死了,主人会很伤心么?」
 
  蓝葵立刻强行板着素面,一字一顿道:「当…当然不会,你以为自己是谁, 你…你只是我的一个奴仆,你的死活我根本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是你听不听话 ……」有些尴尬地说完这些,蓝葵又眉眼含怒,对着阿易严辞道,「你以后要是 再敢不听我的话,我就不要你了!」
 
  阿易听主人说不在乎自己死活,不禁有些黯然伤心,又见主人怒斥,正准备 郑重许诺,却觉得周围天旋地转,晕得他赶紧闭上了双眼,再次睁眼时,只看到 蕾娅那张带着纯金面具的脸,以及她泛满泪光的双眸。
 
  「你…你醒了?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蕾娅在阿易身旁守了一个多时辰, 此时见他苏醒,顿时惊喜万分,连忙关切道。
 
  「呼…呼…有…有点儿饿,还有点儿…喘不过气来……」方一苏醒,阿易就 眉头紧皱,虽然龙血的奇效让他的内脏修复了不少,可损伤太重,他现在只觉右 半边上身随着自己的呼吸而阵阵剧痛,很是难受。
 
  蕾娅听了,连忙从自己的空间袋里取出水袋和干粮,一口一口的喂阿易吃喝, 被这绝色美人殷勤地伺候倒是令阿易心里一阵满足,可美中不足的是看不见蕾娅 那张玉容,而且蕾娅从没伺候过人,喂阿易喝水总是喂得太急,把阿易给呛着两 三回,蕾娅为此非常羞愧,满面愁容地连声道歉。
 
  因为疼痛太剧,阿易也没什么食欲,吃了几片烟熏肉和几块面包以后就说饱 了,蕾娅费力地替他擦干净嘴边的食屑,然后看着他因为剧痛而有些扭曲的面庞, 忍不住又红了双眼,呜咽问道:「你…你怎么这么傻?上次夺剑也是,你…你真 的不怕死么?」
 
  阿易一愣,随即满脸委屈道:「我…我当时…太急了…我好怕你受伤…所以 …所以才……」
 
  蕾娅一听,心里像有一眼温泉涌过,暖洋洋地,可是一想到阿易的伤势,泪 水更加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随即抹了抹眼泪,问道:「你…你还有什么心愿么 …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完成……」她以为阿易已经命不久矣,便想尽力为他多做点 事。
 
  「心愿?我现在没什么心愿啊…非要说的话…那个…蕾娅队长…能让我…让 我看看你的脸么?」阿易小心翼翼地问道。
 
  蕾娅闻言一呆,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缓缓摘下了自己的面具,再次显露 出那张完美的容颜,她悲戚道:「别叫我队长,你叫我蕾娅就行了……」
 
  阿易正神思飘飞地欣赏着蕾娅的花容月貌,只觉两眼怎么都挪不开,连身上 的伤痛都减轻了不少,他痴痴地问道:「蕾娅…蕾娅…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 成天带着面具呢?」
 
  蕾娅面色一红,抿了抿双唇,解释道:「骑士团里就我一个女骑士,不戴面 具的话,会招惹很多麻烦。」她刚入骑士团的时候是不戴面具的,一众骑士无一 不为她的美貌所倾倒,每天她都能收到大量的情书和礼物,不管是前辈还是新人 都对她频频示好,弄得她烦不胜烦,才戴上面具拒绝所有骑士的接近,她实力极 强,又冷若冰霜,骑士们也都是知礼守教的人,见她不愿接受,这才渐渐地收敛, 只敢在心里暗暗爱慕。
 
  阿易若有所悟,接着问道:「这样啊…那,蕾娅,你…你今年多大了啊?」 
  蕾娅听了,有些羞窘地嗔怪道:「你怎么和小孩子一样?没人教过你,不能 随便问女人的年龄么?」
 
  「没教过…这个不能问么?」阿易不解道。
 
  蕾娅见阿易那副懵懂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便苦笑道:「我…我今年二 十八岁了。」
 
  「二十八岁?天哪…你比我足足大了十岁呢……」阿易有些惊讶地道。
 
  「恩?你…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说我老么?」蕾娅情急之间也不顾什么阿 易的伤势了,直接涨红了脸质问道。
 
  「不是不是…我…我是看你…这么年轻…还以为你和我差不多大…有些吃惊 罢了……」阿易连忙辩解,随即呵呵地笑道。
 
  蕾娅一听,怒气顿消,反而有些微妙的欢喜,撇过了脑袋轻声骂了句:「哼 …油嘴滑舌……」
 
  「蕾娅…你比我大这么多…我…我可以叫你蕾娅姐姐么?我还从没有过哥哥 姐姐呢,可以么?」阿易一脸天真地笑问道,家里的女仆虽然有比他大些的,可 也大不了一两岁,而且对他都是既恭敬又软贴,完全不像年长之人,反而是蕾娅 给他一种大姐姐的亲近感觉。
 
  蕾娅只觉那一声姐姐像一勺蜜糖一样,简直甜进自己心坎儿里,脸上顿时飞 上红晕,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随…随你便吧…我…我可不想有你这么白痴的 弟弟…居然自己往剑上撞…你啊……」说着说着,她的鼻子又有些发酸,眼前这 个俊俏的少年如此可爱又讨人喜欢,可是却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她突然生出了 千般万般的不舍,自己从第一次与他交手,被他抚摸面颊之后,原本因情伤而紧 闭的心扉就像被打开了一扇窗户一样,透出光亮来。之后每次见到他,都不自觉 地心跳加快,想要躲开,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这次他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击,更是 让自己感动得无以复加,可是…可是这时说什么都太晚了,无论自己多么不愿意, 他都已经要不久于人世。
 
  当晚,蕾娅就陪着阿易在那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副队长他们过来稍微问 候了几句阿易的病情,就很知趣地把空间让给了他们俩。因为不知道阿易的生机 什么时候会消耗殆尽,蕾娅总是聊着聊着就要问他听不听得清,生怕下一刻阿易 已经就此长眠不醒,这样的牵挂和关怀让阿易觉得温暖极了,心中越来越喜欢这 个既貌美如花又柔情似水的大姐姐。
 
  蕾娅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和阿易说话的机会,不知疲倦地找着各种话题和阿 易瞎聊,阿易倒也乐得一边欣赏她的俏脸,一边东拉西扯,弄得蕾娅一会儿哭一 会儿笑,两人都是情思渐浓,最后直到深夜,蕾娅实在是坚持不住,才不自觉地 躺在阿易身边,昏昏睡去,阿易饶有兴致地端详了一会儿她恬静的睡颜,也闭上 了双眼,怀着对她的种种旖旎幻想,进入梦乡。
 
  次日清晨,蕾娅猛地惊醒,第一反应就是要察看阿易的状况,心口狂跳的同 时,她惊讶地发现,身旁的阿易已经不见了,顿时急得四处寻觅,却一瞥眼就看 见了不远处,阿易正在那儿狼吞虎咽……
 
  只见阿易娴熟地用个小勺从个银瓶里舀出一勺蜂蜜,均匀地抹在面包上,一 口吞下的同时,从空间袋里又取出一包干鹿肉和一瓶牛奶,有吃有喝不亦乐乎, 脸上半点儿病容没有,甚至还有些神采奕奕,周围的骑士都一脸惊异地隔着几尺 远盯着他,尤其是那尚还动弹不得的副队长,简直像见了鬼似的。
 
  阿易见蕾娅苏醒,不禁笑逐颜开,连忙从空间袋里取出一包糕点,走到蕾娅 面前,笑嘻嘻地递过去道:「蕾娅姐姐,这是昨天我家里女仆做的糕点,用藕粉、 奶油、还有椰肉做的,又软又甜,做早餐正合适,你尝尝看吧。」
 
  蕾娅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一动不动地仔细打量着阿易,好半天才颤巍 巍地道:「你…你…你没事了?」
 
  「没事啊,我今天早上起来,就感觉胸口不疼了,喘气也不费劲了。」说着, 还一脸欢喜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现在就是还有点儿饿,姐姐你快尝尝呗,要 是觉得不好吃我空间袋里还有那……」
 
  不等他说完,蕾娅已经泣不成声,她上前猛地抱住了阿易的双臂,可还没搂 过阿易的腰背,就想起周围还有其他骑士,连忙红着脸闪开,像只受惊的小鹿一 样,可是巨大的喜悦和庆幸令她手足无措,在阿易面前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阿易一脸茫然地愣了一会儿,但还是笑着把糕点递到了蕾娅手上,蕾娅的窘 迫也随之消弭,抹着眼泪接过糕点,和阿易席地而坐,一块儿嬉笑着吃起早饭来, 阿易从空间袋里一样接一样地拿出各种点心、干肉和饮品,他的食量极大,女仆 们为他这次实战任务精心准备了大量的便携美食,此时都被他用来讨好蕾娅了, 而蕾娅只觉这顿早点前所未有地美味,每一样东西似乎都甜得发腻,让她甘之如 饴。
 
  两人边吃边聊,一顿早饭吃得很是愉快,可刚一吃完,立刻听到人马嘶鸣声, 之前回城的那队骑士已经带着三个医者赶了回来,因为三个医者受不住飞速奔驰, 所以直用了一夜才赶到暗提山,却发现阿易跟没事儿人似的,纷纷惊得说不出话 来。蕾娅还是有些不放心,连忙让那三个医者再给阿易仔细检查一下。
 
  一番细查过后,三个医者一致肯定,阿易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蕾娅听了 不禁喜上眉梢,安下心来,其余众人则都被惊呆了,他们亲眼看着那把大剑把阿 易穿了个透心凉,此时纷纷上前拉着阿易问东问西,问他是不是吃了什么神品药 剂或者是珍稀药材,阿易只好粗略地告诉众人他用龙血沐浴过,这才让众人恍然 大悟,同时流露出羡慕之色,龙血可不是什么寻常材料,碍于各族和平相处的盟 约,人类不能公开无端猎杀龙类,各大商会都不得买卖和龙类有关的商品,只有 黑市才偶尔有出售龙类的鳞甲作为武器锻造素材,龙血则极为罕见,有钱都买不 到,而偶尔出世,都是四方哄抢,价格动辄抬高到几万金币一瓶,骑士们虽然俸 禄很高,却也只能看着眼馋。
 
  此时,骑士们心里对这个实力非凡的少年又高看了不少,副队长一声令下, 众人便一齐向他行骑士礼节以示敬意,昨天他以命换命的壮举的确赢得了他们的 尊重,可阿易被这么多人围在中央行礼,很是不好意思,手忙脚乱地四处搀扶, 蕾娅此时已经重新戴上了面具,看着他那副羞窘的模样,眉眼间全是甜甜的笑意 ……
 
  当天正午,牛车队也赶来了暗提山,骑士们将山寨里的妇女们扶上了牛车, 将她们护卫在中央,缓缓返回郡城,一路上阿易骑着独角兽和蕾娅并驾,黏着蕾 娅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虽然人多眼杂蕾娅不好意思多做回应,只能嗯嗯啊啊地 搪塞着,可面具之上的半边素面一直都红得像朵彤云似的,偶尔轻声嗔怪让阿易 收敛些,弄得阿易更加好奇地问个不停,明明昨晚姐姐还和自己聊得很开心的, 怎么今天就这么疏远了,这让蕾娅十分无奈,不少骑士在身后听到两人的只言片 语,都忍不住对阿易羡慕不已。
 
  直到深夜,一行人才返回郡城,先是安排那些妇女到郡守府外的行馆住下, 明天再上报给城主处理。阿易则想起了什么,简单地和蕾娅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留下有些失神的蕾娅,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呆呆地立在凛冽的晚风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