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网红-调教弱气乙女](02)[作者:qianwang007]
[网红-调教弱气乙女](02)[作者:qianwang00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71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调教弱气乙女(二)(本章无色)
 
  「贱货,贱货,陈琳琳你他妈的就是个贱货,在学校他妈的装的像个圣女一 样,在外面放荡得就是个婊子。」
 
  「那么贱格,那么放荡,大庭广众,朗朗乾坤,光天白日,就光着个屁股让 人拍照,还像狗一样……贱人……屁股就那样摇,别人那么用力的拍,屁股都打 红了,那对淫荡的奶子都被打红了,屁股还在摇。打的好,荡妇就该打,要打死 才好。」
 
  「贱人,荡妇,呜呜呜……琳琳,你回来啊,别这样啊,呜呜呜……,你这 个贱人,你要当婊子,我他妈的让你当个够……呜呜呜……」
 
  李俊一时骂,一时哭,幸好这条路这时没什么车,不然别人要么会打110 说这里有个精神病,要么会打120说这里有个神经病。
 
  他是怎么回宿舍的?他也记不得了,也许是走回来的,也许是坐车回来的, 这不重要了。疲累至极的他一头栽倒在床上,很快就呼呼睡去,手里还紧紧攥着 那台手机。
 
  时间如同流水,有的人会在其中乘风破浪,有的人只是任由其悄悄流淌。 
  李俊的室友们发现他有些变了,除了必须要上的课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呆 在寝室内;可一到周末,就看不到这人的踪影,只是在星期天的晚上才回到宿舍, 带着满脸的疲惫,任谁都不理,只顾躺在床上,要么是睡觉,要么是看着手机发 呆。
 
  「嗡~ 」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声音很是轻微,但在这安静的图书馆里, 足以惊动它的主人。陈琳琳伸手拿起手机,视线依然舍不得离开《中国文学史概 论》这本书,马上要考试了,教这门课的老师据说是个老处女,每次考试一定要 down掉几个人才开心,她可不想成为其中之一。
 
  那是一条求加好友的信息,备注上写着:「弱气乙女?」
 
  陈琳琳反过手机,左右看了看,她所在的地方本来就是一个角落,周围没有 几个人,而且看起来他们还沉浸在书本中,压根儿就没人注意她。她的手指轻按, 手机屏幕瞬间点亮,露出了背景图,那是一朵兰花,花色淡雅,素洁。
 
  她加了对方好友,对方马上传来了下一条信息,「弱气乙女?」
 
  「你是?」
 
  「有人介绍我找你的,他说你很棒。」
 
  「那他说了我的要求没?」
 
  对方传过来一张照片,三十多岁的年龄,不是很帅,但自有一种成熟男人的 风采,因为他随即在支付宝上打过来两万块。
 
  按照她的要求,事前付一半,那可就是四万啊,她可从来没做过这么大的一 笔生意,而且对方愿意付出四万块这么多,很显然不仅仅是玩一点普通的玩意儿。 
  陈琳琳忽然觉得有点热,这股热起自于腹部,发散到全身,然后又集中到小 腹的位置,最后化成一点滑腻腻的东西流出来。她轻喘了一下,用力的夹了一下 腿,左右看了看,继续看着手机,对方又传来一条信息。
 
  「周五晚上,你去新天希尔顿酒店前台报龙总的名字拿房卡。」随即头像暗 淡下去,对方下线了。
 
  嗬,这人怎么这个样子,完全没问她是不是同意,就这样自顾自的说话,好 像自己必须要听他的话一样。陈琳琳看着手机,有点发呆,她虽然做的是皮肉生 意,但也讲究有情有愿,就这样自说自话算什么,我又不是他的小蜜或者是情妇。 
  好讨厌!
 
  好霸道!
 
  姓龙?龙傲天?霸道总裁?
 
  这人真是一副霸道总裁的范儿,不像别的人那样磨磨唧唧的,这种事情,你 出钱,我卖肉,还有什么好聊的,难道和你谈恋爱么?还想方设法打听自己的信 息,那怎么行,万一传到学校,传到同学的耳朵里面,自己还活不活了。还有的 居然还要讲价,死啊你,这样的人一律拉黑!我这样个名牌大学的学生,文学系 的系花,当然要比别人贵才行啊,不然怎么肯将这被书香所熏染的身体,任由你 们这些铜臭所鞭挞?怎么肯让我这吟诵过无数名篇雅言的嘴巴,去含你们那些腥 臭的鸡巴。
 
  不过四万块?对方会玩什么?口交?不会,她知道自己有点值钱,但仅仅是 口交值不了这么多钱,上个月在植物园车内口交,野外性交也才收了一万块。她 当时是不愿意的,植物园门口喂,车来车往的,万一被看到就糟糕了。可男孩子 那么帅,又愿意花钱,还是在可能会被发现植物园门口,而且态度强硬、粗暴… 
  …她又夹了一下腿,要不是有这么多因素,她才不会在植物园里面再次口交 外加性交呢。
 
  不是口交,那是肛交?捆绑?滴蜡?鞭打还是黄金圣水?AV片里面的各种 场景纷至沓来,让她浑身发热,她觉得自己浑身麻酥酥的,对方就像一张巨手, 正握着她并肆意的玩弄。
 
  啊,太变态了。如果太变态的事情,就算对方肯出四万块,我也不会做。 
  她拍了一下桌子,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图书馆里分外响亮,一时间引来周 围的人纷纷注视。在这么多道目光的注视下,她觉得更热了,就好像刚才幻想的 那些场景已经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心狂跳了起来,下体更湿了。
 
  她尽力保持声音的平静,低声解释道,「对不起,只是这段文章写的实在是 太好了,实在是让人拍案叫绝……」又亮了亮手中的书,此时的她,说话的声音 是软软柔柔,脸上的红晕更是加强了说服力,活脱脱的一个沉浸于书中不可自拔 的文学少女。
 
  她不必解释,还是解释了,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含羞带怯,品性高雅的纯洁 的文艺女孩。
 
  对,像我这样的纯洁少女,如果是太变态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做……吧。 
  时间有时过的很快,有时过的很慢,陈琳琳这个星期过的尤其慢。她周五下 午没有课,同寝室的舍友都去为期末考试努力去了,她正好化妆。像她这样的少 女,青春本就是最好的妆容,又加上天生丽质,让她在文学系光彩夺目;而她朴 素的衣着,让人看不出的化妆,更是给人清纯如水的感觉。
 
  她在镜子前面不停的试着衣服,调试着化妆的效果,再搭配不同的表情,一 会儿像清纯如水的邻家女孩,一会儿像天真可爱的女儿,一会儿又像情根深种的 青梅竹马。这是职业道德,如果说最美丽的东西在最美丽的时刻被最残忍的摧毁, 这才能造就最悲的悲剧;那么最美丽纯洁的东西,被最肮脏的亵渎,就会给客人 带来最大的快感。
 
  陈琳琳撇撇嘴,那些只靠卖肉的,哪里会懂这些东西,要不然她收费这么贵, 顾客依然是趋之若鹜。
 
  周五的下午,通往校门口这条路上总是人流涌涌,无数的人从学校各个角落 汇集在这条路上,等到出了校门以后,又分散到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中。陈琳琳 走在他们中间,不疾不徐,安安静静,像一朵白莲花一般孤傲不群,清卓高雅。 
  「陈琳琳,这么巧。」有人在身后和她打着招呼。
 
  这种扮巧遇的套路实在是太老了,她每个星期都会有十几个人与她巧遇,无 聊的男孩子。她绝对不会在大学里面谈恋爱,都是一帮被荷尔蒙控制的孩子,思 想幼稚、浅薄,和她完全没有精神上的共鸣。但美丽的花朵旁边总少不了蜜蜂, 整天嗡嗡嗡的,让她不厌其烦。
 
  有几个仗着自己有点文采,整天围在她身边献殷勤,拜托,也不看看自己, 送的礼物又寒酸,开房都只能开得起学校旁边的快捷酒店。和他们滚床单,他们 当然是爽了,可自己呢,除了收获几句赞美,几句爱情的谎言,还能收获什么? 
  也有几个富二代。他们是有钱,可与她有什么关系?就算肯送礼物,但那不 是钱啊。送一点礼物就想把她哄上床,算了吧,以她的魅力,就算不上床,那些 人不一样会送礼物。这些富二代都没有长性,现在对她好,肯送东西给她,不就 是因为她纯洁,不愿意上床么。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只要上了床,那些富 二代迟早会玩厌,到哪个时候,她纯洁的光环也没有了,还会有多少人肯花大价 钱送礼物给她呢?
 
  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了人生规划,在大学的时候要赚到第一桶金, 要出第一本书,要保持纯洁美少女的名声,要让自己成为纯洁美少女作家。有这 样的名声,宅男们自然会掏钱,自然会把她捧成女神。有了钱,有了名声,她就 可以想办法嫁给那些与她有思想共鸣的成熟男人,她要成为邓文迪第二。 
  做富二代的女朋友,哪里有做富一代的老婆好。
 
  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她的第一本书已经通过了出版社的初审,只是与她 在出版规模和宣传费用上有分歧,说白了,要她掏钱。靠身边的富二代?算了吧, 她是清纯又独立的美少女作家,这是她的光环,也是获得宅男追捧的利器。 
  她停下脚步,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身后那个跑着过来的男孩。哦,是他啊, 某个富二代的舍友,和她在大一某次寝室联谊会上见过,然后就被她迷住,经常 出现在自己周围,可只敢远远的看着,不要说打招呼,靠近自己身边都不敢。 
  可今天怎么会和她打招呼,是什么给了这个穷屌丝勇气?嗯,好像听那个富 二代提过一次,说他们舍友开发了个程序,卖了一点钱,难道就是他?说起这个 的时候,那个富二代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估计没多少钱,就这么一点钱,就让 他有勇气来打招呼了,果然是屌丝啊。
 
  那人很胖,偏偏穿着条一条紧身的T恤,臃肿的肚子暴露无遗,下身是一条 宽大的运动裤,脚下是一双运动鞋,背着个背包。果然是穷屌丝,哪怕是赚了钱, 也不知道买点好行头。
 
  男孩停在她旁边,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满头的大汗,头发像是几天没洗过了, 软趴趴的,好像顶着个锅盖一样。他努力牵动着脸上的肥肉,挤出讨好的笑容, 眼睛显得更小了。
 
  「你是?」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她是真的不记得他的名字,也不想记。 
  「李俊,那个谁谁谁的同学,我们大一的时候见过的。」男孩边喘气边回答, 在肥厚的嘴唇唏张间,黄色的牙齿若隐若现。他喘气的动作很大,再加上跑动的 影响,汗臭味夹杂着口腔的异味扑面而来。
 
  果然是理工男!陈琳琳心里下着定义,不修边幅,不讲卫生,这样的人不要 说谈恋爱,就算是买她一夜春宵,哪怕出再多的钱,她也是不愿意的。
 
  她很想掩面而去,完全不理这样的人,但她优雅,知性,单纯,善解人意, 可不能给人难堪。
 
  「啊,我想起来了,是你啊,我记得你,酷酷的那个嘛,咯咯咯。」脸上带 着三分恍然大悟,三分重逢的惊喜,三分我还记得你的娇羞,最后一分是你怎么 这么久才与我打招呼的娇嗔。
 
  这样的男孩当然不是她的菜,但怎么说呢,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宅男的出手 是非常大方的。
 
  「还记得我啊!呵呵呵,你这是去哪儿啊。」他果然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 挠挠头,锅盖头像破裂的冰湖,裂成了几块。
 
  真恶心,这估计有一个月没洗头了。
 
  她甜甜的说,「去见一个同学,你呢?」她可以说逛街,可以说吃饭,虽然 理工男一般脸皮比较薄,但也有厚脸皮的,万一他开口说要一起去,或者是请吃 饭什么的……拒绝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额,我……我去电脑城,一起走吧。」他有点结巴。
 
  这当然不能答应了,这人又猥琐,又不讲卫生,万一与这样的男孩传出什么 绯闻,她想死的心都有。
 
  她微羞的点点头,转身朝校门口走去,男孩走在旁边,努力卖弄着自己的才 华,什么奖学金啊,什么卖了个程序啊,了不起吗?谁要听这个?她恰如其分的 回应着,不时的挑动一下男孩的好胜心,表情带着一点好感,又有一些距离。怎 么说呢,还是那句话,闲着也是闲着。
 
  出了校门,陈琳琳上了她早就叫好的滴滴快车,李俊则朝公交车站走去。哼, 果然是穷屌丝,赚了钱也穿个破破烂烂,只知道玩电脑,不知道给女孩买礼物, 活该注孤生。
 
  广州大学距离新天希尔顿很是有点路,天还没怎么黑,星星点点的灯光已经 从城市里亮起。
 
  陈琳琳的心怦怦乱跳,她看着手机,之前她给龙总发了几条信息,到现在依 然没有回音。如果不是支付宝里面那两万块钱,她都觉得这是有人在开玩笑,可 谁会拿两万块开玩笑呢。
 
  照片里的龙总西装笔挺,看起来很高档,雪白的衬衫毫无皱褶,他双手插在 裤袋里,嘴角带着一点笑容。
 
  这是别人给他拍的照吧,也许是个女人,还是他喜欢的女人,要不然这么霸 道的他,怎么会嘴角带着笑,那又黑又亮的眸子仿佛能透过照片,直勾勾的看到 她身上。
 
  陈琳琳觉得自己又痒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爱上了这个人?她现在也是见 多识广,客人中有帅哥,有大款,也有身体特别好的。有几个在一夕之欢后还长 期保持着联系,大献殷勤,她从来都没有动心过,怎么会对这个只说过几句话的 男人动心了呢?
 
  呼呼,她喘了几口气,平息内心的悸动。
 
  算了,要professional,要职业,这只是买卖,他出钱买她的 肉体,大不了,尽君今日欢。
 
  夜幕下的希尔顿流光溢彩,富丽堂皇的大堂里飘扬着动听的音乐,在里面出 入的人各个都是衣冠楚楚,就不知有多少衣冠禽兽。她还是第一次来这种酒店, 刚一进门,靓丽清纯的外表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她大大方方的走到前台,对 里面的一个女孩说道,「龙总让我来拿房卡。」
 
  声音不大,但是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都用异样的眼神看 着她,一个OL打扮的女子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轻轻的哼了一声,露出个鄙夷的 表情。
 
  无所谓,大家萍水相逢而已,谁认识谁。
 
  她大大方方的接过房卡,朝电梯走去。「等等。」后面有人叫住她,是刚才 一个正在办理入住手续的男人,他西装笔挺,腆着大肚子,头顶已经是半秃。他 递过来一张名片,口里说道,「小姐,我们认识一下。」
 
  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不过是一个贸易公司的老总罢了,她带着微微的羞 意,把名片还给他,「对不起先生,我不是那种人。」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 让前台的那个OL小姐听到,然后迈着骄傲的步伐走进了电梯。
 
  果然是希尔顿酒店,脚下是松软的地毯,墙上是巨大的液晶电视,站在宽阔 的落地窗前,羊城美丽的夜景尽收眼底。房间中央是一个大床,非常柔软,这是 她今晚的主战场,在这里她的前面,后面,上面,下面都会被龙总攻击到吧,真 期待啊。
 
  「叮咚」门铃响了,陈琳琳的心狂跳起来,是龙总来了么?她快步走到门口, 稍微平静了一下,拉开了房门,不是照片里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推着餐车的服务 员。
 
  「我没叫餐啊。」她带着失望问道。
 
  「您好,这是龙总给您预备的。」服务员把餐车推进了房间。
 
  晚餐很丰盛,一条清蒸多宝鱼,半只盐焗鸡,一盘白灼菜心,再加上一道例 汤。还真是一个体贴的男人,知道她没吃晚饭,或者是,晚上的运动量特别大呢。 
  吃完饭,服务员收走餐车,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陈琳琳把大灯关掉,留下 一盏台灯,摊开书,这次是《人家词话》。龙总是有房卡的,当他打开门的时候, 昏暗的房间里唯有孤灯一盏,灯光下一个清纯如水的女子正掩卷读书,相信这一 定会带给他深刻的印象吧。
 
  天色一点点变黑,陈琳琳的心跳一点点变快,她不时的看看房门,龙总随时 都会过来呀。
 
  「滴」,房门被人打开,陈琳琳猛的抬头,看到有人走了进来,那人又关上 了房门。
 
  「龙总?」她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的柔媚,还有几分的忐忑。 
  这个霸道的龙总已经出现在房里,马上就可以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她的心 脏狂跳,下体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龙总现在马上进入她也毫无问题。
 
  「陈琳琳,你不是去见你的同学吗?」内容很熟悉,不久之前刚刚说的,声 音很熟悉,也是不久之前刚刚听过,只是语气里不再是惊喜与仰慕,满带着讥讽 与嘲弄。
 
  她就像大冬天里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从内冷到外,所有的绮思乱 想都被一扫而空。
 
  「谁?」她的牙齿格格作响,就像在打寒颤一般,话都说不利索。
 
  「李俊啊,我们才刚刚分手。」吊顶的大灯被打开,屋内的一切纤毫毕现, 站在门口那个人穿着紧身T恤,下体是运动短裤,脚下是运动鞋,可不正是李俊。 
  陈琳琳好像全都明白了,也不太明白,还要最后确定一下,「龙总呢?」 
  「呲。」李俊嗤笑了一下,「我不就是龙总咯。」
 
  「无耻。」陈琳琳骂了一句,把书收进手袋里,迈着高雅的步伐,朝门口走 去,走到李俊身边的时候停了一停,说道,「钱我会还给你的。」伸手就去摸门 把手,抓到又怎样,陈琳琳是陈琳琳,弱气乙女是弱气乙女,只要出了这个房门, 能耐我何。
 
  「慢着。」李俊掏出了手机,在上面点点画画。
 
  她拉开房门,回头看着李俊,走廊里虽然安静,但也给了她安全感,她现在 只是想看看这个叫李俊的还有什么花招。
 
  「看看这个,要走要留随便你。」李俊把手机递给陈琳琳,转身走进了房间。 
  陈琳琳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居然任由她离开,她看着李俊的背影,那背影 走到刚才的书桌旁,放下鼓囊囊的背包,拉开拉链,像是从里面不停的掏着东西, 放在她刚才放书的地方。
 
  他就这么笃定她不敢离开?不就是论坛上的几张照片么,尽管暴露的很,但 都戴着大大的口罩,哪里能看出是她陈琳琳?至于QQ信息,那就更没用了,反 正她联系的QQ只是一个小号而已。
 
  果然,第一张照片是一张野外露出的,大大的口罩遮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 
  她划了一下,下一张照片让她大惊失色,如堕冰窟,那是一张背入式性交的 照片,口罩只挂在一边耳朵上,她那美丽的脸暴露无遗。这好像是那次植物园里 面,她的口罩无意间被碰落,她马上就把它恢复原位了,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她 居然就被照下来了。
 
  她不停的滑动着手机,下面的照片出现的地点各异,有野外,有车里,有公 园,有酒店,在这所有的照片上,她的脸暴露无遗。
 
  「砸手机也没用,你懂的。」李俊忽然扭过头来,说了这么一句,还挤了下 眼睛。
 
  陈琳琳的手在颤抖,她想砸掉手机,想关上门扬长而去,但她不敢,看着李 俊的背影咬牙说道,「你想怎样?」
 
  「过来啊,过来告诉你我想怎样。」李俊转过身来,肥胖的身躯依然挡在桌 子前面。
 
  陈琳琳看着那张讨厌的脸,看着那可笑的衣服,心一直在下沉,进去会怎样 她不清楚,但是假如离开,她很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会到处发散自己的照片, 同学、朋友、亲人、父母一定会收到这些照片,他们会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做过什么样的事情,而她的纯洁美少女作家的梦想会就此夭折。
 
  过去会怎样?又能怎样,男人能干什么,还不就是那些事情。他能干多少次, 十次还是八次,今天就当是被狗咬过,明天洗干净了依旧是纯洁美少女。 
  她咬着牙,反手慢慢关上门,一步一步的走近那个肥胖的男人,看着那张泛 着油光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究竟想点?」
 
  胖子闪身离开了书桌,露出了摆在书桌上的那些东西:按摩棒,跳蛋,大号 的电动阴茎,绳子,蜡烛,口塞,手铐,还有一些她都叫不出来名字的东西。 
  「我要这样。」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