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爱莲说](第二卷)(01)
[爱莲说](第二卷)(0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8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恋足也疯狂  第一章:爱的踩踏
 
  飞机在碧空中翱翔,舷窗外云海云山,或层层叠叠,或一望平川,纵然美丽, 却越发的无味,失去了云朵卷舒之间的惬意。我就这样被送去了台湾。等着我的, 是什么,我不知道。
 
  前天,当我知道自己要被升职和去台湾总部培训的消息,我真不知道是该高 兴还是该难过。我本想晚上约馨玥来我家,但是下班前却收到了孙晓娅的电话。 孙晓娅在电话中告诉我,吴程程要见我一面,她们俩在我单位附近的一家星巴克 等我。我无法推辞,毕竟这两个人实在不好惹,而且我知道很多事情与这两个人 有关系,所以我只能放馨玥的鸽子了。
 
  下班后,我如约而至。孙晓娅没有穿制服,依然是一套休闲装,脚下一双乳 白色皮鞋。吴程程穿着牛仔套装,脚下是马丁靴。我过去很自然的向她们打招呼, 我说:「晓娅,程程姐,我来了!」吴程程轻挑眉毛,说:「一般最甜的男人都 没有什么好心眼儿,是吧,晓娅?」她扭头问孙晓娅。
 
  孙晓娅说:「就是的,这种男人伪装是特别好的。」我尴尬的说:「二位美 女,不是叫我来就为了奚落我吧?」吴程程说:「给你的东西,收到了?」我顿 了顿,拿出那张银行卡,放在桌面上推给吴程程,我说:「不知咱俩谁大,但是 我还是叫你『程程姐』吧。这个卡我是在不能收,因为……」
 
  我话还没说完,吴程程晃晃手,打断我的话,说:「姐给出去的钱是不会收 回去的!我也不在乎这点钱,再说你帮了我的忙,我得给你报酬是吧?」我心想, 「我帮你什么了?并没有啊!而且我想想都后怕!」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可, 那也用不了那么多啊!」吴程程微笑的说道:「你参加我组织的聚会,全程供我 们玩乐,给你报酬也是应该的啊!」说着,拿起那张卡递给我,我只好接过来, 说了声谢谢。
 
  孙晓娅说:「收到去你们公司台湾总部的消息了?」
 
  我惊讶地说:「不是吧,学妹的消息这么灵通?」孙晓娅撇了我一眼,说: 「去你的,谁是你学妹?」然后脚在下面踢了我一下,接着说:「我们的消息可 灵通了呢!我不是说过么,你老板的女儿是我们的朋友,她看到你名片上写的公 司是她们家的,所以就想把你弄到她身边!」我试探着说:「弄到她身边玩弄几 天?」吴程程打了个指响,说:「不错,有思想!就是把你带过去玩一玩,报酬 就是让你做国内一家分公司的经理。」
 
  我无奈的说:「靠,至于这样吗?」吴程程说:「反正要是我的话是不至于 这样!」孙晓娅接着说:「不过要是我们的陈小姐就至于了!」见我不知所云的 样子,吴程程说:「你们老板的女儿,陈思雨。」孙晓娅在旁边笑着接道:「思 雨可是虐奴高手哦,你要惨啦!」说着,和吴程程两个人相视而笑。
 
  吴程程正色道:「是这样,我们这些人呢,每个月都会轮流组织聚会,找一 两个男奴过来虐一虐。上次你也参加啦!思雨呢,是我们的一员,很可爱的台湾 姑娘,不过脚下功夫可是很不一般哦!」孙晓娅补充道:「听说她把人玩废过哦!」 
  吴程程说:「所以呢,你去她身边,会被玩弄的很惨的!」然后两人对视一 下,吴程程接着说道:「不过,你要是今晚让我们虐一顿,我们就给你说情!」 我知道躲不过去,便很痛快的点了点头,说:「可以啊,去哪玩?」孙晓娅看了 一眼吴程程,然后对我说:「走吧,带你去。」
 
  我坐在孙晓娅的车上,被她们带到一栋别墅。吴程程下车把大门打开,孙晓 娅一脚油门,把车开进了院子。吴程程和孙晓娅带我来到一个小门前,没有开门, 转身对我说:「准备好了吗?」我有点莫名其妙,也没问什么就点了点头。吴程 程打开小门,带我进了屋子。灯被打开,但也没什么可惊讶的,这个屋子是跃层 的,沙发前铺着地毯。
 
  吴程程说:「那个……,你,把衣服裤子都脱光!」见我还愣在那里,抬脚 在我肚子上踹了一下,说:「赶紧脱,别墨迹!」孙晓娅爷抬脚踹我一下,说: 「赶紧的,脱光!」如果只是吴程程踹我,便也没什么,可是孙晓娅也踹我一脚, 就有点让我不舒服了,毕竟有点熟悉了。
 
  我默默的把衣服裤子都脱光,然后看向她们。吴程程抬腿用脚尖点了点我那 略有勃起的JJ,对孙晓娅说:「聚会那天是谁给他释放的?」孙晓娅说:「是 欧阳!」吴程程半开玩笑的说道:「嘿,欧阳的温柔系脚功很享受吧?」
 
  我点了点头,说:「真还别说,比你们的强多了,特温柔,特和蔼,特友善, 特舒服,特……」吴程程见我故意气她,也不多说话,把脚伸进我的胯下,用脚 背托起我的阴囊,颤抖几下,然后冷不防备「啪」的一声踢下裆,疼得我捂着下 体蹲了下去。吴程程顺势踩住我的后背,在我挣扎一下的同时,我感觉后脑勺一 阵重压,面前出现一只脚,穿着乳白色的皮鞋。
 
  我被她们俩用脚制服,赤裸的后背直接接触她们的鞋底,深重的鞋底花纹, 增加了很强的摩擦阻力,绷得皮肤很痛,但是伴随着这痛感,我的下体高高的勃 起。吴程程见状,收回脚,蹲在我的身边,我闻得到她身上的清香。她微笑着贴 近我,把手伸去我的裆部,握住坚挺的阴茎,轻轻的套弄着。
 
  而孙晓娅的脚依然踩在我的后颈,中途累了还换了一次脚,被她踩着,我无 法直起身,只好蹲着随吴程程任意摆弄着下体。摆弄了一会儿,她收回手,跟晓 娅耳语几句,晓娅和她嬉笑着拉起我上楼。
 
  楼上是两间卧室,拐角处还有书房,她们带我进了书房旁边的卧室。卧室里 铺着地板,吴程程坐在椅子上,伸过脚说:「把鞋给我脱了!」我连忙过去给她 脱了鞋,我一直很喜欢女生穿马丁靴,感觉很有女王范儿。吴程程的马丁靴皮质 很好,一看就是高档货。我把她的鞋脱下来,也没有什么异味,吴程程的白袜依 然雪白,看得我有些控制不住,真想上去亲一口。吴程程用脚尖点了点我的脸, 说:「你再给我穿上!」我虽然从心里喜欢她这样戏弄我,但也是很无奈的拿起 刚脱下的鞋,又给她穿上。
 
  穿好后我的手没有离开,等待着她再让我脱下来的命令。这时,坐在旁边床 上的晓娅说:「学长,麻烦你把我的鞋也脱了吧!」我看她调皮的眨着眼,有些 心动,转身捧起她的脚给她脱鞋,她的鞋带系得有点紧,我只好解开鞋带然后脱 下来。这时程程也学着晓娅的口气说:「学长,把鞋再给我脱了!」
 
  我又转身给程程脱鞋,脱鞋的时候,晓娅在边上娇嗔道:「学长,快点再给 人家穿上啦!」我故意把程程的马丁靴给晓娅穿上,然后又把晓娅的皮鞋给程程 穿,反正她们的鞋号差不太多,本就是戏耍我,我何不制造出供她们戏耍的由头 呢!
 
  因为我的乐于互动,脱鞋穿鞋的游戏玩了三轮就停止了,玩太多也没有意思。 我被她们拽上床,她俩坐在我身边,程程一边用脚蹭我的脸,一边用手轻抚我高 耸的下身,晓娅在边上把她的鞋往我鼻子上扣。程程忽然对我说:「我打算『强 暴』了你,你有什么表示吗?」
 
  我说:「好啊好啊,我绝对不反抗,有美女强暴我,那是荣幸啊。」程程站 起身,脱了裤子,把内裤盖在我的脸上,然后蹲下来,用手扶起我的阴茎。我忽 然感觉不妙,但是想阻拦,也已经来不及了,在她的娇喘声中,我倾泻而出。 
  我平静了一会,说:「靠,你可真行,就这么弄进去了,出问题咋办!」程 程幽幽的说:「能出什么问题,你放心好了!不过你还是第一个没反抗的人,看 来是个老油条哦!」说着,她爬下床,毫不避讳的进了浴室,浴室就在卧室里, 透过毛玻璃门,可以隐隐的看到程程的身姿。
 
  这时晓娅在我耳边说:「对不起噢,我真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这个,都没给 你提个醒!不过万幸你没反抗,不然你惨了哦!」我说:「她常玩这个吗?靠, 带不带病啊,连个套儿都不给戴!」晓娅在我耳边「嘘」了一声,轻声说:「你 小点声哦,别让她听见!她爸爸妈妈离婚了,她跟着她爸,一直很叛逆!只有去 她妈妈那里她才乖,不然就这样。
 
  男人被她玩的多了,有一次一个男生强烈反抗,被她找人打伤了下面…… 「我知道程程不好惹,但没想到这么恐怖。这时候,程程从浴室出来,一边擦头 发一边说:」晓娅说我坏话了是吧?你别听她瞎说,我从没想过伤害你,如果你 刚才反抗,我就跟你闹一闹,但你没反抗,就弄这么一下,我事先吃过药的!「 
  洗过澡,我就被安排睡在这间屋子,而程程和晓娅则去了旁边的卧室。我躺 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瞥见程程的马丁靴在地上,便拿起来,闻着里面外面的 味道,慢慢入睡。
 
  第二天早上,晓娅先告辞离开,而程程则送我回家。路上,程程拿出一张银 行卡,说:「密码和上次的一样,这里面是1万块,算是你昨夜的报酬。」见我 没接,她笑道:「好啦,给你零花,我没把你当鸭子!」我心想,就算当了鸭子 又怎样呢?不要白不要!想着,接过银行卡,说:「你钱真多!」
 
  程程不自然的笑了笑,说:「我爸给的,他有的是钱啊!除了给我和我妈的, 他的钱也是下辈子都花不完。哪天把我惹烦了,就去纪委告他,哈哈!」我说: 「这么恨你爸爸?」程程说:「恨?已经没有恨了!他抛弃了我妈,也不管我, 除了给我钱,没关心过我。所以我玩男人,折磨男人,恨不得把男人都踩在脚下!」 
  休息了一天,我整理好行李打车去了机场。登机前给馨玥发了一条短信,告 诉她我大约半年后回来,届时我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天下,我将给她一 个好职位,让她洗白,让她做回乖女孩儿。当然我愿做她的脚边男宠,把她当作 女王捧上天。
 
  飞机在云海中翱翔了近四个小时,落地台湾桃园机场。陈总的秘书丁珊帮我 拿好随身的背包,带我下了飞机。机场外,公司已经派车来接,一个40多岁, 操着台湾腔的男司机说:「张总您好,我是来接您的!旅途一切顺利吗?」我说: 「不敢不敢,叫我小张就行。
 
  旅途很好,谢谢!「丁珊在边上说:」不要客气啦,您来这边是老陈总亲自 安排的,是我们的领导啦!「我说:」我只是培训实习而已,哪称得上领导!倒 是珊姐路上很照顾呢!「丁珊说:」什么嘛,我哪里有那么老,叫我小丁就好, 不要叫姐啦!「
 
  「哎呀,习惯了。」我不好意思的说,连忙找话题叉开,说,「刚才你说 『老陈总』,那还有『小陈总』?」丁珊说:「有哦,老陈总的女儿,陈思雨。」 接着她又说:「其实老陈不经常在台湾,他在香港和大陆的时候更多。台湾这边 的实际领导是陈思雨,小陈总。」
 
  说话间到了总部大楼,盛鸿大厦。丁珊直接带我去了总经理办公室,敲了敲 门,然后只听里面说:「请进!」丁珊打开门,带我进了办公室。只见老板椅冲 着窗户,一个女孩坐在椅子上。丁珊看了一眼秘书,秘书耸耸肩,没说什么。丁 珊走上前,说:「陈总,张锋张经理到了。」
 
  我上前一步,说:「陈总,您好!」老板椅慢慢转过来,那女孩很面熟,我 顿时想起多日前在滨海的聚会上,确实见过她的身影。这时她说:「珊珊出去吧, 我跟张总聊一会儿。」丁珊答应一声,退了出去。她又说:「园子,你也出去吧。」 刚才我进来时,看见前台桌上立着名牌,上面写着「刘园」,估计这「园子」是 她。果然,前台女孩答应一声,也退了出去。
 
  老板椅上的女孩一改刚才平静的面容,笑着说:「没想到吧,在这里又见到 我!」我有一点尴尬,伸出手说道:「陈总,您好!」她打了我的手一下,说: 「别那么拘谨了啦,又不是没见过面!」
 
  顿了顿,她说:「上次见面的事还记得不啊?」我点了点头,不再像刚才那 么尴尬,我说:「我现在后悔那天没跟陈总多玩一会儿啊!」她嘻嘻一笑,说: 「瞧你,都过来了,以后玩的机会不是更多么!我叫陈思雨,没人的时候叫我思 雨就行,没必要叫职位。」见我笑的不太自然,她说:「你来之前听说程程把你 欺负了?」
 
  我连忙摇摇头说:「没有,哪里的话,就是玩一玩嘛!」思雨又神秘的说: 「那她们是不是告诉你我会欺负你啊?」我又摇摇头说:「没有啦!」思雨说: 「没事,咱们没那些忌讳!欺负你是肯定的,只不过不会那么痛苦啦。」
 
  说着她站起来,拉我坐在办公桌前的老板椅上,随后一屁股拧上了办公桌。 她穿着半场袖的T恤,八分腿的休闲裤,运动鞋,袜子边缘从鞋口露出来,脚跟 的筋腱很明显,袜子微微有一点离隙。
 
  她从桌上的纸抽里抽出两张纸巾,铺在我的裆部,然后脚轻轻的踩上去,缓 缓的揉着,她柔声说:「舒服吗?」我说:「真舒服,真体贴,还给垫纸。」她 嘻嘻一笑,说:「对呀,万一一会进来人呢,看见裤裆上一个鞋印多不好啊!」 说着,又抽出两张纸,垫在我的肩膀上,另一只脚蹬上去。
 
  运动鞋离我的脸很近,我微微侧头,闻了闻鞋面。她轻抚一下我的脸,说: 「真乖,那天聚会就开始喜欢你。」我其实对她并没有太多印象,只好瞎编的说: 「那你还踩我JJ。」她说:「你不喜欢踩JJ嘛?」然后踩在裆部的脚又揉了 几下。
 
  一边玩一边聊,聊了一会儿,她收回脚,把我裆部和肩膀的纸巾拿下来揉个 团扔进纸篓。她说:「走啊,我踩踩你?」我说:「好,不过去哪里踩啊?」她 带我进了一个侧门,那是一间更衣室,比较小,有一张单人床。思雨把门锁上, 然后说:「你脱了衣服吧!然后去床上躺着。」我一一照做。思雨说:「你刚下 飞机,正好给你放松放松。」
 
  我说:「谢谢思雨了哦。」见我衣服脱得一丝不挂,仰面躺在床上,她捏了 捏我的JJ,说:「傻瓜,先趴着,踩后背!」我不情愿的照做。她在床边的一 个抹布蹭了蹭鞋底,然后坐在床上,把腿拿上来,放在我的后背上。接着她跨过 我的身体,慢慢站起来,一只脚轻轻的落在我后背上,然后缓缓站直,另一只脚 也踩在上面。
 
  她的步伐很轻,生怕踩痛我似的,又像按摩似的,每一步都是脚跟先落在身 上,脚掌缓缓贴平,脚尖进而微微用力弯起,脚跟离开身体。
 
  每一步都很舒服,都让我欲罢不能,在踩完后面翻过来踩正面时,我说: 「思雨,你踩的好温柔啊,好舒服!」思雨一边踩在我的肚子上,一边说:「是 吧,我一直这样对待踩友,从来不会单纯虐踩和欺侮。
 
  踩踏是两个人的事,施踩的在享受踩人的快感同时,也应该让被踩的有所享 受。「我说:」你好有爱心啊!「思雨说:」那当然,这叫『爱的踩踏』!「 
  踩完了上身,思雨开始对下身进攻了。她轻轻的揉着阴茎,贴在肚皮用脚轱 辘着,她说:「舒服吗?你是想要快射还是舒缓到暴?」
 
  我说:「舒缓到暴吧。」「好嘞!」她爽快的说。然后坐在床上,让我两腿 岔开,她的一只脚轻轻的踩在上面,尽量让鞋底与阴茎接触,然后微微的轻柔, 刚刚有点快感,又很快被转移兴奋点,足足20分钟,我的JJ在瞬间来了高潮。 
  帮我清理干净穿好衣服之后,思雨从柜子里拿出一双帆布鞋穿上,然后刚才 因为给我爆浆而弄脏的运动鞋则用手拎着,回到办公桌前,把秘书「园子」叫了 进来,园子进来后,思雨把鞋递给她,说:「园子,去找个倒霉蛋把鞋给我舔干 净!」园子嬉笑着,拎着鞋出去了。思雨说:「别惊讶,园子也是咱们的同好, 还有丁珊,都是同好,都是我的人。」
 
  我说:「我惊讶的真不是这个,你就这么随便让园子出去找倒霉蛋?」思雨 说:「当然哦,公司与很多男的都是我们的奴才!」我无奈的叹口气,不过刚才 思雨那爱的踩踏,真的令人回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