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边城落日](07-08)[作者:杯中火焰]
[边城落日](07-08)[作者:杯中火焰]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黑暗,寂静,这是一切;天上几点稀星,地上青草摇摆,青蛙跳进 池塘,传来一阵声响。
 
  一路疾驰,路上给楚佳妮打了一个电话,知道她已经到家了,便没有再去接 她。
 
  进了家门,挺好车,拍拍藏獒的大脑袋就向内走去,二进书房内亮着灯,他 走进去只见解雨轩和楚佳妮一人拿着一本书窝在沙发上看着。
 
  「呦,新鲜了啊,你们两个平时难得来这看书,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发烧 了。」他故作夸张的调侃道。
 
  「老公,你回来啦。」楚佳妮把书往旁边一扔,就扑过来挂到解雨晨身上。 
  解雨晨摸摸她的头,「没发烧啊。」抱着她到沙发上坐下。
 
  「去你的。」楚佳妮拍掉他的手。
 
  旁边解雨轩咳咳两声,「要秀恩爱请出去,不要打扫我看书学习。」
 
  楚佳妮在沙发上做好,解雨晨拿起刚才她扔在一边的书一看是一本杂志,知 道是她自己带来的,就又塞回她手里,对着雨轩说道,「怎么了今天,谁惹我们 大小姐不高兴了。」
 
  解雨轩没有说话,合上书站起来放回书架。熟悉的人都知道解雨晨非常重视 这里的书,除了他的邀请,能随意进入这里的只有解雨轩和楚佳妮两人。 
  旁边楚佳妮在他耳边轻声说,「还不是你,昨天你说教给雨轩练练车,今天 一天都没人影,还回来这么晚,生你气了。」
 
  解雨晨恍然,他呵呵笑了两声,「好啦,雨轩,今天是哥哥不对,有点事回 来晚了,明天哥哥一定早些回来教你开好不好。」他走过去捏捏解雨轩的脸蛋, 「你看耷拉着小脸,嘴翘的都能挂油瓶了,笑一个。」
 
  「哼,讨厌,又捏人家脸。」解雨轩闪到一边,还有些气呼呼的说,「别以 为我这么好糊弄,哼,看你明天的表现吧。」
 
  「你就看着吧,我一定不辜负组织的信任。」解雨晨表着忠心,「吃饭了没 有,要不要我给你做点。」
 
  「早吃过了,等你回来,早饿死了。」解雨轩一屁股坐到厚重宽大的红木书 桌上,双手抱胸。
 
  「下来。」解雨晨眉头轻皱,语气有些严肃的说。
 
  「哦。」解雨轩看他这个表情,知道犯了忌讳,乖乖的站了起来。
 
  解雨晨对她而言亦兄亦父,平时什么都宠着她,她也对这个帅气的哥哥亲昵 有加,又敬又爱,甚是依赖,仗着哥哥的宠爱没事撒撒娇,发发小脾气。可要是 解雨晨一严肃起来,她还是有些怕怕的。
 
  旁边楚佳妮拍了一下解雨晨,「干嘛,别吓着雨轩。」
 
  解雨晨缓和的一笑,拍拍雨轩的头,「好啦,去客厅看电视吧。」
 
  解雨轩看着刚才的情景,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好像有人分享了哥哥对 自己的宠爱,要把属于自己的哥哥夺走一般,她莫名感觉心底有一丝悸痛。 
  她摇了摇头,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说道,「不要拍人家的头啦,人家已经长 大了,哼。」说着向外走去。
 
  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解雨晨有些奇怪,自从手机普及以来,这个电话 很久没有响起了,除了偶尔往外拨打,也只剩下上网的功能了。
 
  他走到书桌后面,看着来电显示是一个很长的一段数字,他不清楚是哪里, 于是拿起电话说道,「喂,哪位。」
 
  过了好一会,正当解雨晨奇怪的看着话筒。以为是个骚扰电话的时候,那边 才传来一个清丽温婉,带着一丝颤抖的女声,「请问,这是解云风家吗?」 
  解雨晨眉头一皱,解云风正是他的父亲,在八年前就因为意外去世了,莫非 是父亲以前的朋友。
 
  「解云风正是家父,不知道您是……」
 
  「你是解雨晨,雨晨是你吗?」那边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
 
  「对,我就是解雨晨。您是……」他有些奇怪对方激动的语气,按说认识父 亲,知道自己没什么奇怪的,既然相熟,那么她到底是谁呢。
 
  「我是你姑姑啊,你亲姑姑,解美玲啊,孩子……小时候姑姑经常带着你出 去玩,还有雨轩,雨轩那时还小,你记起来了吗。」对方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姑姑?!」解雨晨心里一震,没想到竟然是十几年没见的姑姑来的电话, 脑海中儿时的记忆浮现出来,那曾经带给自己温暖的影像慢慢变得清晰。 
  他缓缓坐下,对着旁边惊诧的两人摆摆手,示意没事。「你真的是姑姑?」 
  他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是我啊,你忘了我的声音吗,你那时才六七岁吧,姑姑就走了,是姑 姑第一次带你去的小学啊,在门口你抱着姑姑的腿,不想让我走。还有一次你爬 树摔了下来,姑姑背着你去医院,还有一次,你爷爷……」说到这里,对面的人 停了下来,发出哽咽的声音。
 
  曾经的往事涌来,解雨晨想起那些画面,「真的是姑姑。」他有些激动,对 着电话,也对着旁边的两人说道。
 
  楚佳妮还好一些,解雨轩马上来到旁边,耳朵贴着话筒,好奇的听着。毕竟 她对这个姑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时她太小了。
 
  「是我啊,你也长大了。」解美玲平复了一下语气说道。
 
  「姑姑,你在哪里,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你过的怎么样。」解雨晨一下子 问了几个问题。
 
  「我在美国,当年的事你也知道,姑姑走的时候给你说,我去美国了,那时 你还那么小,哭着抱着我,不让我走……」仿佛想到当年的事,解美玲吸了一下 鼻子。
 
  解雨晨也一阵感叹,「姑姑,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我在纽约这里,对了,过两天我就回去,还有你弟弟妹妹,你爸 在家吗,让他接一下电话。」
 
  解雨晨沉默了一下,他不知道是现在告诉她还是等她回来,反正人已经没了, 总不能让活着的人再着急出了什么意外,更何况是双重打击。于是他说道,「哦, 爸爸不在家,他……他出远门了。」
 
  旁边的解雨轩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而楚佳妮反而露出一些理解的神色。 
  「姑姑,你回来吧,回来看看,带着姑父和弟弟妹妹他们,对了,我十一要 结婚了,姑姑你一定要回来啊,给我一个大红包,嘿嘿。」解雨晨试图调动气氛。 
  「真的,好,我一定回去,姑姑这两天安排一下事,就带着你弟弟妹妹回去, 他们也很想去中国看看呢。」
 
  「嗯,好,到时候你提前说一声,我去接你们。家里地方大,到时候就住家 里,咱们一家多热闹。」
 
  那边沉默了一下,「你爷爷怎么样了。」
 
  既然决定先瞒着,那就都不说吧,解雨晨说道,「爷爷,他……他身体不太 好,他很想你,姑姑,你回来……看看他吧。」说到这里,解雨晨心里一阵发酸, 泪水充满眼眶,他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
 
  楚佳妮走过来搂着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支持的眼神。
 
  旁边的雨轩捂住嘴,看着一向坚强,仿佛她身边一座高山一样,带给他安全 温暖的哥哥,露出这样的表情,眼泪无声的滑落,她紧紧搂着哥哥的胳膊,她异 常心痛,不知是为了哥哥,还是故去的爷爷和父亲,或许都有吧。
 
  「好,我这几天就回去。」解美玲说道。
 
  「嗯。」
 
  挂了电话,解雨晨起身,他拍拍雨轩的头,「别哭了,这是好事,总归…… 
  是一件好事!「
 
  「又拍人家的头。」解雨轩摇摇头,「我是看哥哥哭,我才哭的,看哥哥哭, 我心里好难受。」
 
  「瞎说,我时候哭了。」解雨晨转头问道楚佳妮,语气不善的问,「你看到 我哭了吗?」
 
  「嗯嗯。」楚佳妮用无辜的样子点点头。
 
  「唉。」解雨晨叹了一口气,「看来你们都眼花了,看书看的时间太长了, 对眼睛不好。」
 
  「嘁。」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
 
  「你们两个去客厅吧,我去一下祠堂。」他对两人说道。
 
  「哥,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胡闹,又不是过年过节的去拜祭,我去打扫一下。」
 
  「好啦,雨轩,打扫祖先牌位,是很严肃的事,这让你哥来做就好了,你不 要去胡闹。」楚佳妮劝解道,毕竟再过一个多月,她就是解家当家夫人了,自然 很清楚这些事,有些事女人不能去做的,这些事只能男人来安排。
 
  「好啦,走,我跟你说说这些事,以后你嫁人了也清楚些。」
 
  「我……」解雨轩被楚佳妮拉着去了后院。
 
  解雨晨来到正屋,正屋布置的异常古朴,保留着旧时的风貌。
 
  正对门是一张八仙桌,两侧两把太师椅,墙上是一副巨大的山水图,布满整 个墙壁,两侧上书,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看落款是解宗翰,乃是 他曾祖所绘。屋内两侧各三把椅子,椅子中间的茶桌上放着各色盆景,正式接待 客人时才会来这里。堂屋左侧是书房,右侧是暖阁。
 
  解雨晨从壁画的金丝楠木卷轴里,拿出钥匙,越过照壁,打开后面的木门。 
  这里就是供奉着解家列祖列宗牌位的祠堂。
 
  解雨晨走上前去,拿起旁边的鸡毛掸子轻拂灰尘,桌上的供的干果蜜饯都是 这月初一刚上的,还比较新鲜。
 
  解雨晨打扫完毕,点上三根香,在蒲团跪下朗声说道,「不孝子孙解雨晨, 才疏学浅,艺业粗漏,文不能安邦治国,武不足马革裹尸,以年幼之躯接任家主 之位,夙夜忧叹,只为家族得以存续继嗣,以光耀门楣。今祖父之女解美玲,欲 从海外归来,诚心祭拜,望祖父抛弃前嫌,以成全儿女之义,特来告之。雨晨叩 首。」
 
  说完解雨晨叩拜起身,走了出去。
 
  走回后院客厅的时候,楚佳妮正跟解雨轩说着什么。走进了只听解雨轩说到, 「啊,这么多规矩啊,哎呀。」
 
  「平时有些是不需要注意的,只要过年过节的时候注意一下就可以了,你现 在还小,不用太在意,以后等你大了,自然就知道了。」旁边楚佳妮循循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解雨轩点了点头。
 
  这时解雨晨走了进去,在她们中间一坐,整个身子埋进沙发里,「告诉你的, 你就记着,平时哥哥太宠你了,以后你嫁人了,人家不会这么惯着你。」 
  「那我就不要嫁人了,一辈子在这个家里,让哥哥宠着我。」解雨轩依偎在 他旁边,「除非哥哥把我赶出去,不要雨轩了,雨轩就只好可怜兮兮的做乞丐, 到处流浪,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拿着一个破碗……哎呦……又打人家的头。」 
  解雨晨拍了一下她的头,「去,一边耍贫嘴去。」
 
  「哼,不理你了,我回房间睡觉去了。」说着她作了一个鬼脸,蹦蹦跳跳的 走了出去。
 
  「唉。」解雨晨叹了一口气。旁边楚佳妮给他揉揉腿,「怎么了,很累吗?」 
  「不累,这不是姑姑的事吗,挺让人感慨。」他搂住楚佳妮的肩膀,把她抱 进怀里,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
 
  「老公,不要多想啦,反正这两天姑姑就回来了,你也说了,总归是一件高 兴的事。」楚佳妮抱着他说道。
 
  「嗯。」解雨晨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气息,慢慢的亲吻她的脖颈,滑倒她小 巧的耳朵,含住了她的耳唇,手掌顺着她的衣领摸了进去,握住了她一只丰满的 乳房。
 
  楚佳妮轻声呻吟,任他在自己身上探索,解雨晨掀起她白色的短袖,露出因 为带着胸罩而显得更加高耸的胸部,雪白滑腻的肌肤,深深凹陷的乳沟,他一下 埋头进去,在她的乳沟间亲吻,点点红色的印记烙印其上,如冬天里的片片梅花。 
  「老公……」楚佳妮仰着头,挺着酥胸语气娇喘,「老公,还在客厅呢,万 一雨轩进来……」
 
  解雨晨听到这里,一把抱起她,在她酥胸上亲了一口,「宝贝,今晚就不要 回去了,好不好。」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啦。」楚佳妮俏皮的说道。
 
  「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解雨晨知道她这是答应了,抱着她走进了西侧的 卧室。
 
  「哼,想这样得到本姑娘,没那么容易,你还没老实交代呢。」楚佳妮放下 衣服,盘腿端坐在床上。
 
  「交代?交代什么?」解雨晨奇道。
 
  「少给我装蒜,哼。」楚佳妮一拍大腿,手捏兰花指指着他,用带着鼻音的 口气说,「给别人装男朋友,你好大的本事啊。」
 
  解雨晨心里一叹,果然还是来了。
 
              第八章阴差阳错
 
  ――――每一天,太阳升起又降落,孕育着无穷的希望,历史的这一步,终 究要踏出。
 
  解雨晨看到如老佛爷一般坐在床上的楚佳妮,翘着兰花指指着自己,他一把 握住她的小手,做到她后面搂住她的小蛮腰。
 
  「琳姐不是给你打电话说了吗,你应该知道啊。」解雨晨把手伸到她衣服里 面,从她平坦的小腹滑倒高耸的胸部,亲吻着她的耳唇说道。
 
  「嗯……你不要……对人家动手动脚的……人家正问你话呢……」楚佳妮娇 喘的说着,却没有阻止他揉捏自己酥胸的怪手。
 
  解雨晨脱下她的上衣和胸罩扔到一边,两手揉着她高耸挺拔的大奶子,雪白 滑腻的大奶子上,两颗娇小的乳头变得殷红挺翘,如两颗花生米一般。
 
  楚佳妮挺着酥胸任他揉捏,一手抬起,向后抚摸他的头,一手伸到他的裤裆 间,隔着裤子抓住了他早已坚硬的粗大肉棒,「老公的大鸡巴这么硬了……啊… …老公……揉的人家奶子好舒服……奶头好痒……亲亲……老公亲亲人家的骚奶 头……」
 
  解雨晨让她躺下,然后脱掉衣服,挺着翘起的大鸡巴趴在她的身上,亲吻着 她的大奶子。楚佳妮蜷起双腿,一手伸到他胯下抓住他的大鸡巴轻轻撸动。 
  「老公,你操过倪琳没有,看她对你的那个热情劲,肯定看上你了。」 
  「没操过,她没你漂亮,胸部没你大,没你骚,我不操她,就操你,操我的 骚宝贝。」解雨晨边说边揉着她的大奶子,胯部然后耸动,像操逼一般配合着她 小手的撸动。「宝贝,给我放进去,放进你骚逼里,我要操你。」
 
  楚佳妮连带着内裤褪下,用腿甩到一边,她一手分开骚逼,一手扶着肉棒对 准骚逼洞口,「不,我要老公操她,操她的骚逼,把她操成一个骚货,操她这个 臭婊子,老公想操谁就操谁,啊……」
 
  楚佳妮一声大叫,解雨晨挺着鸡巴插入了她的淫水泛滥的骚逼里。
 
  「好,我操她,操她的骚逼,操她妈的骚逼,倪琳,我操你的骚逼了。」解 雨晨仿佛真压着倪琳操干一般,边说边用力抽插。
 
  「老公使劲操,操她的骚逼,啊,好舒服,逼洞好舒服,她这么大还没结婚, 也没有男朋友,一定欠操了,老公操她。」楚佳妮一边挨操,一边说着,仿佛把 自己带入了倪琳的身份。
 
  「好,我操她,她一定欠操了,倪琳你欠操了吗,你的骚逼多久没被人操了。」 解雨晨把她当成倪琳,两人玩起了绝色扮演。
 
  楚佳妮配合的说,「我好久没被大鸡巴操了,一直想着让你操我呢,以前操 我的鸡巴太小了。操的一点不舒服,老公操我,你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啊。」她 双腿盘在解雨晨的腰上,任他的大鸡巴如打夯一般,一下又一下插入。
 
  「怪不得呢,我说你的奶子怎么那么小,一定是被操的太少了,没人给你揉 奶子,我给你揉揉。」
 
  「使劲揉,天天揉,揉大了就天天让你操。」楚佳妮用力挺起胸,让丰满的 双峰高高抬起,随着解雨晨的操干,前后摇摆。
 
  「今天去你家,你妈的奶子那么大,怎么一点没有遗传给你。操你妈的,一 看你妈就是一个操逼,没少被人操吧。」
 
  「对,她经常被人操,所以她的奶子才那么大,我们经常一起让人操,不过 人们都操她,因为她奶子大。」楚佳妮越说越兴奋,双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 
  解雨晨双手扶着她的腰,一边用力向前顶,一边扶着她的腰往下拉,两相结 合,插入的更深了,他插入进去后,在她的逼芯子里摩擦一阵,刺激的楚佳妮大 叫。
 
  「老公,逼芯子好爽啊,要泄了,不行了,啊。」她一声大叫,一股热流涌 出。
 
  解雨晨知道她高潮之后,只要继续抽插,她的高潮会连续到来,于是他继续 挺动大鸡巴,如钻井一般,只见楚佳妮的骚逼里,随着大鸡巴的抽出流出一股股 的淫水。
 
  「倪琳,我要操你妈妈,操你妈的大奶子,蒋雪兰,我操你的骚逼,操你的 骚屁股,你们两个撅起屁股,让我操。」
 
  「我们一起让你操,操我们的骚屁股,让她爸爸在旁边看着你操我们,让他 撸自己的小鸡巴,让他给你舔屁眼,啊,又到了。」
 
  解雨晨没想到楚佳妮说的这么重口味,想到一个男的给自己舔屁眼,一阵恶 寒。他翻过楚佳妮,让她趴着,一巴掌拍在她浑圆挺翘的屁股上。
 
  楚佳妮尖叫一声,随后听到雨晨说,「骚货,你让男的给我舔屁眼,该打。」 想到那个画面,她自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你还笑,好好的气氛让你搞没了。」解雨晨又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让你 给我舔屁眼,我操着你妈。」
 
  「哈哈,老公……」楚佳妮笑了一会,好不容易忍住,「好,我给老公舔屁 眼,你操我妈。」
 
  「老公,你趴下。」楚佳妮跪坐起来对着他说道。
 
  「我还是躺着吧,趴着感觉怪怪的。」解雨晨说道。
 
  「不要,老公趴着嘛,这样你才能你前面操着别人,我在后面一边给你舔屁 眼,一边推着你操别人嘛。」
 
  「好吧,你不许耍坏,你要是用手插进去,今天我就操了你屁眼。」解雨晨 有些警惕的说。
 
  「瞧你说的。」楚佳妮拍了一下他,「老公的屁眼人家只能用嘴亲亲,老公 就是我的天嘛。老公要是想操人家屁眼,那就操好了,不过人家没有清理呢。」 
  「算了,先留着,结婚那天在给你的屁眼开苞。」解雨晨亲了一下她,然后 趴在床上。
 
  楚佳妮双手分开他结实的屁股,露出了他褐色的屁眼,只见周围长着一圈绒 毛,一直延伸到鸡巴那里。
 
  她张开小嘴,伸出小巧的舌头在菊花上轻点一下,然后舔湿周围的绒毛,顺 着臀沟从上到下一直舔到会阴那里。
 
  解雨晨感到一阵舒爽,鸡巴涨的更大了,楚佳妮整张嘴吻住他的菊花,舌尖 在那里舔动,不时吸一下。然后一只小手握住他的大鸡巴撸动起来,「老公,这 样就像了,我一边给你舔屁眼,你一边操着我妈。」
 
  解雨晨舒爽的说道,「对,就这样,骚货,你舔着我的臭屁眼,我操着你妈, 操着你妈的肥屁股,好爽,骚货,操你妈,你是我的母狗,你妈是母猪,操你们 娘俩。」
 
  楚佳妮把头深深埋在他的屁股那里,卖力的舔着他的菊花,一边发出呜呜的 声音,「大奶子佳妮,肥屁股朱敏,我操你们,操你们的骚逼,朱敏我操你的肥 逼。」
 
  解雨晨被舔的刺激异常,他一下翻身,让楚佳妮撅起屁股,然后用力插了进 去,一边用力操着,一边啪啪的拍打她的屁股,楚佳妮被狂风暴雨般的操干着, 屁股被顶的一阵阵肉浪。
 
  她上身趴在床上,只剩下屁股好好翘起,被顶的身体不断前移。啪啪的声音 不绝于耳,「老公……老公……不行了……人家爽的不行了……骚逼要……啊… …」
 
  只见楚佳妮被操的身体不断颤抖,一会趴下,一会又支撑起来,有些疯狂的 甩着一头长发,向后顶着屁股。
 
  不一会,楚佳妮被顶的全身趴下,她上身伸出床外,解雨晨跪在床上,抬起 她的大腿,让她屁股凌空,用力抽插着大鸡巴,「大奶子朱敏,上次这样操你肥 逼的时候爽吧,操死你的骚逼,干你的肥屁股,啊。」
 
  解雨晨最后用力插入楚佳妮的骚逼,一阵抖动,全部射入她的逼洞里。楚佳 妮的骚逼紧紧包裹着粗大的鸡巴,没有流出一滴精液。
 
  解雨晨把楚佳妮搬上床,两人抱在一起,气喘嘘嘘。
 
  过了一会,楚佳妮靠在她的怀里,「老公,你是不是操过我妈了。」
 
  「嗯?」解雨晨一动,「没……没有啊。」
 
  「嘁,还想抵赖,刚才你都说漏嘴了。」楚佳妮在他捏住他胸前的一块肉, 「还不老实交代,我都说了不在意,你还瞒着,说,有什么阴谋,坦白从宽,抗 拒从严。」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请听小人解释。」解雨晨告饶。
 
  「快说,不得有一丝隐瞒,否则……否则本女侠饶不了你。」楚佳妮哼哼的 说。
 
  「说来就话长了,请听小人慢慢道来,那真是一言难尽呐~ 」解雨晨用京剧 老生的腔调说道,打了一个京剧唱腔的过门,「噔,噔,噔噔,哩哏儿噔,噔噔 哩哏儿啷儿噔……(听过京剧的请自行脑补开场过门。)那是二零零几年夏天的 第一场雨,比以往来的稍晚了一些……」
 
  「嘁,少废话,那么长的开场过门,我以为你要唱一段呢,快说。」她趴在 解雨晨身上,在她胸前咬了一口,两个丰满的大奶子紧贴在他胸前。
 
  解雨晨见插科打诨没用,只好老实的简短说,「你上大二的时候,有一次阿 姨一个人在家,我去帮她弄东西,然后就在一起了。」
 
  「就这么简单。」楚佳妮奇道。
 
  「就这么简单,你以为呢。」
 
  「我以为最起码不是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就是个风骚入骨如西门庆潘金 莲般,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一般的风流淫荡的故事呢。」
 
  啪的一声,解雨晨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怎么说话呢。」
 
  「反正肯定是你有情,她有意,而且肯定是她勾引的你,用她的大白屁股, 大肥奶吸引你操她。」楚佳妮支起头,用手指在他胸前画着圈圈。
 
  解雨晨握住她一只大肥奶,轻轻揉着。「嘿嘿,本来那次你说了之后,我打 算先不告诉你,然后我们结婚那天,一起洞房花烛,把你们两个一起收了,没想 到说漏嘴了。」
 
  「嘁,你能瞒的过我,我还不知道你,早就感觉你们不对劲了。」楚佳妮说 道,「老实交代,还有没有其他人了。」
 
  「没了,没了,真没有,我发誓,我只有你们两个女人。」解雨晨连忙说道。 
  「好啦,谁让你发誓了。」楚佳妮柔声说,「以后不管有了谁,都要让我知 道哦老公,我说了你想操谁就操谁。」
 
  「嘿嘿,乖老婆。」解雨晨亲了她一口说道。
 
  「对了,老公,给我说说你们做爱的事吧,我想听听,嘿嘿。」楚佳妮笑嘻 嘻的说。
 
  「没什么好说的吧,不都一样嘛。」
 
  「说说嘛,说说嘛,肯定不一样嘛,要不你会去操她。」楚佳妮好奇宝宝一 样,在他身上扭动。
 
  「你妈的奶子很大很软,不像你的那么挺,那么结实。她的屁股又白又肥, 好像有你的两个大,我最喜欢从后面看着她的大白屁股抱她。」
 
  「嗯嗯,还有呢。她的逼操起来怎么样。」楚佳妮认真的听着,摸了一下自 己结实挺翘的小屁股。
 
  「当然没有你的紧啦,不过她的逼肉很肥厚,操起来很舒服,她的阴毛比你 要多。」解雨晨想了想说道,「颜色比你的要深多了。不过她的屁眼很紧。」 
  「啊,你操了她屁眼了。这个骚货,你还没操人家的呢,呜呜。」楚佳妮有 些郁闷的说道。
 
  「好啦,不是想等到结婚的时候嘛。」解雨晨安慰道。
 
  「还有呢?」
 
  「还有,她很会舔鸡巴,而且打奶炮的时候她的奶子又大,又肥,能把我的 鸡巴都包裹进去。」
 
  「啊。」楚佳妮有些郁闷了,「老公……你不会嫌弃我吧。」
 
  「傻丫头,说什么呢。」解雨晨抱住她,「你可是我的正室夫人啊,而且你 有你的优点啊,你是我从头操到尾的,她比你技巧好,那不是她让你爸操了那么 多年的缘故嘛。」
 
  「嘿嘿,也对,这个骚娘们儿,让爸爸操了那么多年,以后让她好好伺候你。 以后让老公操不同的女人,操不同的骚逼,让她们好好伺候你,老公你想不想尝 尝更年轻的小姑娘啊,我看雨轩的同学李静美程贝贝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哦。」楚 佳妮诱惑的说道。
 
  「哪有,人家还是小姑娘。」
 
  「小姑娘?人家高中的时候就让你操了,比她们还小呢,她们都十八了,都 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呢。」
 
  「嘿嘿,再说吧,老婆你真好,让我随便操女人,还帮着我找。」解雨晨亲 了她一口。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你是我老公嘛,你就是我的天,再说让你操她们, 那是给她们脸了,还不乐意,哼。」楚佳妮护短的说道。
 
  「对了,不如老公你现在去操我妈吧,先不要告诉她我知道了,我在旁边偷 看一下,嘻嘻。」楚佳妮怂恿道。
 
  「今天?不好吧,她知道你在这里啊。」
 
  「你就说我睡着了,你说你想试试先操了女儿再操妈妈的感觉,而且过一会 我再出现,这样,你今晚可以母女双飞了哦。」楚佳妮诱惑的说。
 
  解雨晨当然想了,楚佳妮看他意动,于是拿出他的手机,给朱敏编辑了一条 短信,「宝贝,好想你的大白屁股,过来这边吧。」恶作剧般笑嘻嘻的发了出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0713X